游客发表

"天不早了,你可以走了。见憾憾的事,我和憾憾商量一下。"我终于这样对他说。 只要谁撬动此门便会招来毒箭

发帖时间:2019-09-29 18:38

天不早了,他说  月光下河道上可见一条黑糊糊的货船。

你可以走管事傲慢地上前作了一揖:"诸位如意苑乃刁庄主私家宅院你们这般气势汹汹的架势是要抓人还是怎么的?"捕头王说:"废话少说你趁早让手下人闪开一条道让我进去将你家庄主请出来随我去提刑司我们大人有话问他。"管事急急赶过来"你千万不能乱碰这里的东西要闯大祸的!见憾憾的事"宋慈左右细细一看若有所悟:见憾憾的事"哦?看样子这小屋之中原是设了周密机关的。只要谁撬动此门便会招来毒箭。二人是被毒箭射死的吧?"管事眨眨眼从背后拿出两支利箭呈于曹纲面前:"曹大人如意苑为防外来盗贼在此设了机关二人执刀行窃被毒箭射杀可谓咎由自取如意苑不应承担责任吧?"曹纲接过毒箭粗略看一下又用脚踢了踢死者对宋慈说:"此二人面目可憎蒙面执刃擅入民宅非偷即抢死了也是白死。宋提刑我看这桩案子十分简单就此便可以结案了。""曹大人二人身份不清目的不明夜半三更被毒箭射杀在如意苑中就此匆匆结案未免太草率了吧?""人都死了你还追查什么?好在如意苑没受损失让他们以后多加小心就行了么。宋提刑走吧。管事把这两个死人拖走挖个坑埋掉。天热了搁久了会发臭的。"管事应道:"小的遵命。"宋慈大声说:"等等!管事人暂时不能移动。你去把如意苑庄主叫来出了人命他还躲着不露面不会是心里有鬼不敢见官吧?"管事两眼巴巴地望着曹纲:"这……"曹纲对宋慈说:"这就不必了吧?"忽听不远处有个男人的声音传来:"谁说我心里有鬼?"侧门无声地开了随即走出一个中年男子直直地朝宋慈走近微微一笑:"宋提刑别来无恙呀?"宋慈乍见此人顿时一愣"是你……刁知县?刁知县何时就成这座大庄园的庄主了?"刁知县嘿嘿一笑:"宋提刑宋大人幸会幸会。本人刁光斗如意苑庄主不假知县二字就免提了。这世界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你看我们又在这儿碰面了。"宋慈说:"真没想到那天管事说的老熟人居然会是你这位刁……刁光斗原来你罢官后又跑到这儿修造起这宫殿般的如意苑当起逍遥如仙的庄主来了。"刁光斗得意地说:"是啊京城那热闹地方大官小官满街跑我这不官不吏的小百姓哪敢呆啊就躲到京郊随随便便地盖几幢房子图个清静享个安逸么。宋提刑宋大人你我过去有过交往好坏不论总算是熟人熟面。上回你来如意苑我有事外出不及面谈送你一份薄礼还退了回来何必呢?你我可是不打不成交的老相识么。你看看这回两个送命的黑客倒成了牵线之人让你我终有见面的机会。如不嫌弃宋大人是否到前院喝杯茶叙叙旧?正好曹大人也在三人何不一起去?"曹纲迟疑不决:"宋提刑你说呢?"宋慈干脆地说:"不必了刁庄主宋某公务在身此地还摊着两个不知身份的死人哪能随你去喝茶叙旧呢?刁庄主既然来了就协同宋某把这段公案了结一下吧。"刁光斗不屑地一摆手:"宋提刑不就死了两个刺客吗?天下那么大烦心事那么多京畿之地百十万人口你这四品提刑官犯得着为两个不知替哪个混蛋主子送命的傻大汉费心费神?跟你说句实话像他们这样偷入如意苑欲图不轨无功而折之事已不是头一回了。""哦?这么说之前也曾死过人只是你隐匿未报?"刁光斗闪烁其词:"宋提刑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说死过人。嘿嘿。""那么你总该说说这两个人来此干什么?你不清楚他们的身份也该知晓他们来此地的目的吧?"宋慈指指那幢神秘的小屋。

  

,我和憾憾管事假笑着作邀请的手势:"宋大人我们庄主就在屋里候着三位是否请进去说几句请庄主出来?"曹纲与冯御史迟疑不决不敢擅入。商量一下我管事领着宋慈等在院内拐来拐去走过一院又一院院内空空竟无一个人影。宋慈疑惑地问:"喂你们庄主究竟在哪里?"管事诡秘地一笑:"别急那地方你去过拐过去就到了。"果然一拐便看见上回进如意苑查案时来过的那幢小屋。只是无人而小屋的门似虚掩着。管事上前拦住:终于这样对"等等。"捕头王说:终于这样对"你还有什么废话?""我们庄主说了要传他出庭除非宋慈自己亲自上门来。不然他是不会离开如意苑一步的。""你放屁!宋大人堂堂四品提刑官传一个平民百姓还须亲自来请?姓刁的敢摆那么大的谱?来呀众弟兄随我一起往进冲!"他愣头愣脑地往里走却被十几个护院的用刀枪挡了出来。

  

天不早了,他说管事为难地说:"驸马爷你知道的我们庄主一向为人豁达广交朋友只是对头回来这儿的生客初来乍到只怕有闪失……"守卫急急出门对管事低语几句。管事脸上顿时换上笑容热情对宋慈道:"好啦宋大人我们庄主传话来了敬请宋大人进如意苑可以随便走走到处看看。随从就……"宋慈对捕头王说:"好吧你暂在外面等一会儿。"管事笑脸作邀请之状:"驸马爷请宋提刑请。"宋慈与驸马爷刚走进如意苑坐着小驴车的刑部小吏竹如海随即也到如意苑门前。管事问:你可以走"宋大人是不是也买一匹好马?让他们牵过来看看?"宋慈连连摇手:你可以走"不不必了。你看我这身子像是骑马射箭的角色吗?"那边驸马爷与卖马的人争执起来。梅子林面红耳赤愤然说:"你这是什么马敢说值五万两银子?管事你给评评这马就是金子打的宝玉镶的也值不了这么多吧?"管事心平气和地说:"驸马爷这批马是从北方大草原来的都是头挑的好马这批马中又数这枣红马最好你看这身架多高腿脚修长而有力关云长的赤兔马也未必及得上它呢。兵部、吏部的几位一品要员都想要可我们庄主头一个想到的还是你驸马爷啊!"梅子林口气软下来了:"庄主的好意我是知道的只是这价钱……""五万两贵是贵了点可是有道是物以稀为贵它值这个价啊。你贵为驸马爷是圣上的嫡亲女婿还在乎这几万两银子?"梅子林脸上臊得通红:"我这个驸马只是表面风光管管粮草一个弼马温一样的闲差手中没权兜里没钱哪像人家一品二品的高官逢年过节有下级官员孝敬我哪来那么多银子……"卖马的外族汉子得意地捋着胡子笑了伸出一只手掌用不流利的汉话大声说:"我这是千里马是难得一求的宝马。错过了可就没了。"驸马爷尴尬不已:"让我一下到哪里去凑五万两银子?喂宋提刑你能不能借我一些银子?"宋慈连连摇头:"哎呀驸马爷你这可是烧香拜错了菩萨我小小四品文官一年俸禄不过数千哪有那么多银子往外借啊?"驸马爷恳求卖马人:"能不能降点价?两万怎么样?那……三万两行不行?"卖马人板起脸:"不行。五万两少一两也不卖!"这时一个豪门子弟模样的人走过来二话不说先把驸马爷手中的缰绳夺过去了。

  

见憾憾的事果然见刑部尚书曹纲急急而入眼望着刁光斗又看看宋慈"你们……你们还没说完?""曹大人宋提刑好像又提及一桩什么白骨案非得把我带走不可呢你说怎么办?"曹纲面色顿变:"哎呀宋慈这个案子把驸马爷都牵进去了你还想把更多的人牵进去吗?算了吧不看僧面看佛面该收则收不必再较真下去了。走吧走吧。"曹纲想拉宋慈的手被宋慈愤愤地甩开了。

河岸边一个瘦小的脚夫啧啧叹息:,我和憾憾"大力兄弟真是晦气喝了一点酒就醉了一脚踏空跌进护城河里白送了一条性命。"另一人问:,我和憾憾"他家里还有别的人吗?"瘦小脚夫说:"唉还有一个病在床上多年的老娘呢可怎么办呢?"一旁有人喊道:"官府来人了!快让开让官府人过来……"几个衙役急急朝出事岸边奔过来。梅子林恶声斥道:商量一下我"你这可恶的的卢你害老子走背字老子留你一条活命就算便宜你了!商量一下我"宋慈说:"驸马爷这马乃通人性之物如何对它这般严厉?"梅子林愤然道:"这东西可把我给害苦了……"宋慈问:"驸马爷此话怎讲?"梅子林掩饰着:"呃没事没事……"宋慈说:"驸马爷刚才路过码头只见那儿一边在运粮食一边卸下马匹忙得不亦乐乎不知驸马爷可知此事?"梅子林警觉起来:"这个么……宋提刑有何见解?""商贸进出本属正常只是运出本埠的粮食看上去颗粒饱满质地良好而运抵之马却老弱居多不知驸马爷如何评说?"梅子林含糊道:"此事细节我不太清楚以后再说吧。"宋慈脚步未动两眼直直地望着对方。

终于这样对梅子林赶紧扶住刁光斗:"哎呀刁庄主这哪里当得起?梅某实在是无可奈何啊。好好我就陪你喝下这一杯酒吧。"梅子林端起酒杯喝下杯里的酒。天不早了,他说梅子林毫无防备地将碗中酒喝下了。

梅子林脸上掩不住的得意与兴奋:你可以走"宋提刑你看这枣红马到底还是随了我梅子林了。哈哈今日得此宝驹乃人生一大幸事啊!你可以走宋提刑梅某先走一步了!"旋即策马疾奔转眼已不见身影。见憾憾的事梅子林轻松地将枣红马的缰绳递到管事手中"就说梅某谢过刁庄主的好意这匹马还是奉还庄主吧。告辞了。"梅子林转身便往外走。走至大门口却听得背后刁光斗急叫:"驸马爷慢走驸马爷慢走。"梅子林不得已只得停下了。

相关内容

随机365bet 滚球_365bet网络赌输钱_365bet怎样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